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行业资讯
交通卡互联互通主导权抢夺战 两部委掐架银联进击

    4月17日,交通运输部(以下简称“交通部”)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,预计2016年年底前,全国大中型城市初步实现公交一卡通的跨市域、跨交通方式使用;到2020年基本实现全国范围内跨市域的公共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。

  类似的话语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(以下简称“住建部”)去年就说过:预计到“十二五”末(注:2015年),全国城市一卡通互联互通的应用城市将达到60个。

  “交通部忽然说这属于他们的主管范围,要做这个东西(互联互通),跟我们有一些冲突的地方。”住建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相关人士4月29日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。

  为此,住建部4月18日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,表示“自己才是一卡通的主人”。

  事实上,银联一直在推进金融IC卡在公交领域的应用,而交通部提出的新标准被业内发现包含银联相关标准。如此看来,两部委抢食公交一卡通互联互通项目,或为“传统一卡通”与“金融IC卡”角力过程的升级。

  交通部入局 住建部反弹

  公交卡互联互通的背景是,长期以来,各地公交一卡通标准不一、不能联通、无法实现大规模联网应用等问题。

  对此,去年初发布的《国务院关于城市优先发展公共交通的指导意见》指出,“十二五”期间,全面推广普及城市公共交通“一卡通”,加快其在城市不同交通方式中的应用,加快完善标准体系,逐步实现跨市域的互联互通。

  2013年,交通部先后就《公共交通IC卡技术要求》等3个标准公开征求意见,意图将IC卡形成统一规范。在发布会上,交通部宣布《城市公共交通IC卡技术规范(试行)》进入验证阶段,先在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、东三省等部分区域验证,然后推广到全国。

  而住建部则早在2008年就开始推进互联互通。到2013年底,已基本覆盖35个城市。据《IT时报》记者了解,今年有望将推广到80个城市。目前,全国440多个拥有IC系统的城市中,依照住建部制定标准的共有160多个,发卡量达4.2亿,覆盖5.9亿的城市人口。

  在住建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住建部IC卡中心主任马虹连发三问质疑:“请问十几年建设国家投入的大量资金谁负责?请问我们老百姓正在用的这张卡怎么办?请问我们的系统安全难道全部要推倒重来吗?”

  马虹表示,目前住建部已形成涉及终端机具、卡片操作系统、安全等14项国家和行业标准体系,第一个具有强制性的智能卡领域工程建设国家标准——《城镇建设智能卡系统工程技术规范》将于6月1日正式实施。

  “交通部是没有应用过的,住建部则应用了多年,”某城市卡公司负责人邵华(化名)总结道。

  上述住建部人士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目前,住建部专家正在研究两部委互联互通标准之间的差异,并于5月中旬形成报告。

  传统一卡通式微

  银联猛烈进击

  目前实行公交一卡通的标准也并不只有住建部一套。在全国254个已实行公交一卡通的城市,分别执行着住建部制定、中国人民银行制定或者二者混合的技术标准。

  交通运输司综合处处长徐文强称,未来互联互通将统一采用交通部制定的新标准,新标准能兼容以上三类老标准。

  “我们研究了一下,相比住建部的一套内容,交通部一卡通还涉及到电子现金。加入电子现金,实际上也是拉拢银联。”邵华已于4月中旬接到交通部的文件通知。

  几年前开始,中国人民银行以银行卡实施从磁条卡到IC卡迁移为契机,推动银行IC卡在公交、公共事业、小额支付等方面的多应用发展。具体就是通过银联闪付(Quick Pass)功能,在全国支持银联闪付的非接触式支付终端上,乘客都可以用银行卡刷卡支付。

  金融IC卡显然与传统一卡通形成竞争关系。马虹曾说道,“这就像微信,以免费、语音通话、自媒体平台等优势,瞬间打劫了三大电信运营商。”

  金融IC卡终端方面,目前,苏州、石家庄、唐山等城市正在做公交刷卡机改造。银联3月数据显示,全国100多个城市在公交领域支持金融IC卡应用,卡片方面,根据央行规划,全国银行明年停发磁条卡,全部发放金融IC卡。

  在与金融IC卡角力的过程中,传统城市通卡有时处于弱势地位。去年10月新增18个城市接入互联互通平台时,一度位列名单上的天津并没有兑现承诺。据记者了解,天津公交刷卡系统早在多年前开始采用银联IC卡标准,之后改造为两者混合制,直到今年4月1日,住建部互联互通卡才在天津开通。

  事实上,传统的城市通卡式微早有预料,正因如此,各地卡公司抱团取暖选择互联互通,扩大卡片应用范围。去年在一场论坛上,马虹这样说道,“单一的城市通卡,很可能面临跨界,说不准就被收购了;再有股东、政策等调整,有可能就要调整发展思路,甚至要改变遵循了十多年的系统和发展模式,这些危机随时有可能发生。”

  是否将重复投资?

  如果采用交通部标准,邵华说,一卡通公司势必会对新老系统做兼容,还要向市民发放新卡。“打个比方,家里已经有了一把锁和一把钥匙,现在有另一把锁和钥匙,要开已有的门,能够开门吗?即便能开,安全性如何?”

  邵华认为,交通部此举不仅将给市民带来不便(因为换卡),还会造成重复建设,产业链上游到下游包括密钥管理系统、刷卡机等都要改变。马虹也称,如果推翻原有体系重建系统,必然会带来重复投资以及资源浪费。

  徐文强承认,新标准不需要新建系统,但需要对原来的系统进行软件升级改造。但他表示,各城市的一卡通公司不需要自掏腰包承担成本,各级财政将拨付支持资金,大头靠市场融资解决。

  中国人民银行邵阳市中心支行莫卫平表示,金融IC卡难以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一卡多应用的原因包括,一是一卡通公司的利益诉求,使其具有浓厚的地方性和封闭性,不可能开放受理机具以实现全国联网通用。二是卡内沉淀资金游离于监管之外,存在潜在风险。三是一卡通公司背后一般存在地方政府的影子,整合工作需要地方政府主导。

  住建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副主任申绯斐直言,一旦形成两部委对立的局面,竞争未必是坏事。

  截至发稿,记者无法联系交通部新闻发言人予以置评。

  • e通卡手机APP
  • 查询e通卡余额、消费记录;地图定位附近充值点、售卡点、消费点;使用NFC手机为卡片充值